国内纳米科技领域*高赛事在广州高新区举办

2021-12-29 06:43:39 文章来源:网络

新快报讯 12月28日,第十届“**创新创业大赛”首届“纳米产业技术创新专业赛”决赛(以下简称“专业赛”)在广州市黄埔区、广州高新区举办。从全国初赛中脱颖而出的24个纳米科技创业队伍进行了一番激烈角逐。

受疫情影响,本次总决赛首次采用线上比赛、线下评审的方式进行。组委会开通现场直播通道,对总决赛开幕式、企业路演答辩全过程进行直播,吸引了纳米科技界、企业界、投资界等近4万业内专业人士收看、点赞。

为“纳米之星”搭建“技术”“产业”对接之桥

据了解,进入专业赛决赛的24个优秀纳米科技创新项目覆盖了纳米科技领域的多个热点板块,**括纳米技术3D成像、肿瘤检测纳米技术、肿瘤治疗纳米药物、复合纳米材料等纳米领域热点板块。

其中,获得大赛企业组的桂冠的济源海**瑞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特种功能纳米二氧化硅、纳米杂化材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企业,拥有国内一流的纳米材料专业集成创新队伍和研发能力,现拥有**发明专利21项。

与其并列**的北京中科纳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肿瘤预防、**准**疗的创新型纳米生物**学高科技公司,已经成为**CTC行业领军者,其自主研发的诊断技术取得多项国内外领先的学术成果。

获得初创企业组**名的中科国纳康达(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纳米新药开发,拥有独创的纳米药物设计、筛选和优化**级生物技术,在纳米新药研发、临**实验及高科技企业管理等方面拥有深厚的经验积累。

据悉,纳米产业技术创新专业赛是我国纳米科技领域的**高赛事。大赛旨在带动和发掘一批在技术基础、团队构成、市场前景等方面具有突出发展潜力的纳米科技创新创业团队,并为其搭建项目对接社会资源的重要舞台,促进纳米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为纳米产业发展提供助力。

“纳米产业技术创新专业赛充分展示我国纳米科技产业化取得的重要成果。通过系列创业集训、项目路演展示、**准匹配资源等手段,展示、锤炼出一批优秀的种子企业和项目,为企业及项目提供人才、技术与产业、资本等要素,为中小微科技企业搭建突破‘产品化、商品化’两个‘**亡谷’的成长阶梯。” **科学院院士、发展中**科学院院士赵宇亮表示。

广州高新区加速布局纳米科技产业

记者了解到,**创新创业大赛纳米产业技术创新专业赛前身为“纳米之星”创新创业大赛,截至2020年已举办了六届,今年首次纳入由**科技部主办的**创新创业大赛专业赛序列,总决赛落户黄埔区、广州高新区。这将有助于推动一批优秀的纳米科技领域成果在粤港澳大湾区转化落地。

纳米技术作为多学科交叉前沿领域,已成为推动科技经济发展的新引擎。2019年,广东省设立了纳米科技专项,加强广东企业与全国纳米科技界的联合研发。

作为广州实体经济主战场、科技创新主引擎,黄埔区、广州高新区当前正举全区之力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纳米科技创新高地,加快建设全球领先的“**纳米谷”。

坐落在中新广州知识城的“**纳米谷”是该区重点打造的纳米产业集聚区,通过引进中科院和高校顶尖团队,培育、孵化一批高科技创新企业。“**纳米谷”将引领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成我国纳米科技从基础研究到应用技术研发再到产业转移转化的全链条创新体系,形成纳米科技产业集聚区和辐射效应圈。

作为黄埔实验室的核心组成部分,广纳院于2019年12月挂牌成立。广纳院是**纳米科学中心和广州高新区共建的新型研发机构,定位于国际一流的纳米科技转化基地,打造完整的1-9级科技创新链,形成创新链上中下游的同步协调发展机制。目前科研人员和研发工程技术人员已达到600多人,引进高水平人才团队和科研项目达30余个。

2019年12月,该区出台了国内支持力度**大、政策体系**全的纳米产业专项政策“纳米10条”,围绕研发**奖励、金融扶持与奖励、重大产业项目建设奖励、技术研发与产业化专项奖励等7个方面给予支持,**高支持经费可以达到1亿以上。目前,全区注册经营范围涉及纳米技术的企业超过260家。

文图:新快报记者李应华 通讯员黄于穗、焦婵娟

来源:新快报

“飞天战袍”是这样造出来的

——新**“飞天”舱外服软结构适体**优化攻关纪事

12月26日晚,中**天员翟志刚和叶光富身穿新**“飞天”舱外服行走太空,这是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行任务中第二次进行出舱活动。目前,新**“飞天”舱外服的功能**能通过了空间站4次出舱活动的考验,确保航天员在轨出舱活动任务的顺利实施。**的适体**也获得了出舱航天员们的好评,他们一致认为,改造后的舱外服活动效果明显增强。

新**“飞天”舱外服的一项突出特点,是对软结构(即上下肢)进行了优化设计。这项创新成果出自中**天员科研训练中心舱外航天服研制团队之手。他们在新**“飞天”舱外服出厂前的数月,顺利完成了优化改造任务,让航天员们披上安全可靠的“飞天战袍”漫步太空。

新锐设计师直面挑战,走上研制“舞台”

摆脱臃肿、笨重,让舱外活动更加自如……这是航天员心中理想的舱外服**,也是设计师们的研制目标。

2020年2月,航天员在穿着水下服进行试验后反馈,舱外服存在偏大、操作不便等问题。这让设计师们坐不住了,立即开始设计适体**优化方案并进行论证。

经过9轮的反复修改,适体**优化方案终于通过。2020年3月底,上级拍板要启动舱外服软结构适体**优化项目。这一消息让设计师们欢欣鼓舞,但是研制时间由数年缩减为数月。

在产品研制之初,相关领导作出了一个大胆决定,把一**30岁出头的年轻设计师推向研制“舞台”,承担软结构——上下肢和手套的适体**优化设计,他们大都是首次参加型号任务。

进行上下肢的优化升级,是要将舱外航天服臂展和下肢各缩短10厘米。这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减尺寸的同时,还要保证航天服关节部位的灵活**、让阻力矩更优化,设计难度颇大。航天员进行舱外活动主要靠上肢和手,而后是下肢。依据需求的迫切程度,团队成员按照上肢、手套和下肢的顺序进行交付。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团队立下了军令状,把任务量化到天,采取日报制。上肢设计师冉倩干起活来雷厉风行,“决不让问题过**”。凭着这**劲,冉倩提前了一个月通过评审。

手套的交付时间虽然略晚,但是手套设计师尚坤的压力并不小。毕竟人的手型和手指宽窄长短各异,要保证每个人都穿戴合适,真是件难事。新**舱外服对手套进行了分型设计,既要针对原有的S、M、L三种型号的指叉贴合度和虎口张开角度进行优化设计,还要将使用人**多的M号细分为M-1和M-2型,此外还为****航天员新增XS号,在上次出舱活动中,航天员王亚平使用的舱外服手套就是定制的XS号。

XS号手套设计,团队以前没有相关研制经验,只能从零起步,尚坤负责开垦这块“处**地”。首先要重新打造手模,由于疫情原因,无法与厂家面对面交流,只能通过视频进行远程沟通,这给工作增加了难度。但尚坤凭着过人的耐力,把XS号手套图纸一点点给“拼”了出来。

下肢设计师刘东岳身兼多职,经常**加班加点和上下肢测试员白立春一起接着干活。下肢组件体积大,优化涉及尺寸数据多,多种状态下的尺寸测量工作十分耗时、费力,但刘东岳每次都钻进**仔细测量**容腔高度数值,反复穿脱体验触感,通过亲身体验获得了更好的优化效果。在上次出舱活动中,王亚平的舱外服下肢就是进行了适体**优化,更适合体型瘦小的航天员。

夫**齐上阵,默契配合大幅缩短工期

图纸设计定型后,如何把**图形变成三维、**终制作成实物?这就是**车间的活——每个人的体型和手的尺寸都不同,要让所有航天员都穿戴满意,才是终极目标。

这次攻关任务时间紧、压力大,车间派来一对工龄20年左右的夫****干齐上阵。**子苏军燕是工艺设计师,负责制板。她用一把直尺、一支铅笔和一个剪刀,就把设计师的平面图形转化成一片片或大或小、形状各异的样板裁片。每张薄薄的裁片上画满了尺寸,被打上一个个小孔,折上层层小褶,做好详细标记,再用袋子**心分装好,送往她的爱人——缝纫组组长杨金兴那儿。

在缝纫车间里,摆放着一排排缝纫机,杨金兴埋头坐在桌前,他干的活可谓是“指尖上的艺术”——飞针走线,挑、拈、提……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眼珠子瞪得老大,丝毫不敢分神,这个东北汉子像呵护孩子一样地照料着他指尖的作品。杨金兴将缝好的限制层和外面的热防护层及里面的气密层进行粘接、缝合和组装。光一个单品,图纸有一百多页,工序就有数百道,而由他做出的产品几乎看不出手缝的痕迹,针脚与机缝的一样。

工艺设计和加工两道工序本来就是相辅相成,夫**俩经常一起交流心得,相互给建议。由于两人配合默契,设计和加工并行,极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那时,苏军燕傍晚常在样板间内加班,9岁的**儿在一旁做作业,对门的杨金兴也在伏案工作。为了赶任务节点,他们两口子“白加黑”地干,节假日也不例外。每天**九点半,苏军燕下班带**儿回家,杨金兴十一点半再回家,每日如是。

在这样的工作强度下,产品修改的迭代周期非常短。从设计修改到加工成品,他们将以前的一个月缩短到一周。

靠信念完成“熬人”测试,让航天员活动自如

一个人,在一个空旷的测试间,面对测试台上一个缓缓转动的上肢结构试验件,盯着显示屏上连续跳动的数字……每天重复做两三千次这样的测试,连续20余天,从早到晚。这,就是上下肢测试员白立春的工作常态。

产品定型后,要经历**能和寿命测试,测试产品的关节活动**、气密**、重量、外形尺寸等方面,每件产品要经过数万次的测试。这是一件极其枯燥单调的活儿,白立春坦言:“这非常熬人。如果没有信念支撑下去,真是很难坚持。”

如果说上下肢的测试是个熬人的活,那手套的测试就是个既熬人又消耗体力的活儿。手套放在测试箱里充上压,模拟太空环境。测试操作员要把整只胳膊塞进测试箱,戴上手套,体验抓握和腕部转动效果。充上40千帕大气压的手套,像个膨胀的面**,每次抓握和转动都不那么轻松,胳膊还要一直架着。而手套测试员刘少杰一天要这样做数千次,一天下来,手都会水肿。

团队成员们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一个目标——让航天员能穿上更合适的舱外服、更自由地飞翔。

目前,新**“飞天”舱外服的功能**能通过了空间站4次出舱活动的考验,确保了航天员在轨出舱活动的顺利实施。**的适体**也已获得出舱航天员们的好评,他们一致认为,进行适体**优化后的舱外服活动**更好、舒适**更佳。

(本报记者 章文 本报通讯员 占康)

来源:北青网

上一篇:数说智慧城市新未来 2021亚太智慧城市发展*深圳举办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泰州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